北欧百科

广告

北欧神话与希腊神话有哪些差异?

2010-12-22 17:44:14 本文行家:newsyoung

希腊神话描述地区主要为古代经济文化交流中心爱琴海,希腊海洋文化兴盛,其遗留下来的经典文献对世界文化影响重大,特别是对中世纪时期开始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有着不可取代的推进作用,因此被认作西方文化的源头。相


       神话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产物,是世界宗教的雏形。世界各地区各族,不管是古埃及、古希腊、古华夏、古印度、古巴比伦等,都有其各具特性的神话,从神话中可以反映世界各族的民族观念和民族特性,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们研究历史不可忽视的要素。

       什么是神话?神话是人类按照原始思维创造出来的故事。在早期人类对世界并未有理性的认识,当原始人类学会使用简单的工具,从事集体劳动后,懂得思考、懂得交流,渴望以自身幼稚的思维去理解世界,在此前提下将生物与非生物、自然力和自然现象结合自身,给予与自己一样有同等意志、同等思维的事物的理解,并将各个体系加以联系,形成一个整体的系统,在这种思维方式下产生的事物、传说、故事,我们称之为神话。

希腊神话希腊神话


       神话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出现而出现,只要是有人类文明的地方,就有神话的存在,正如亚洲有华夏传奇、古印度神话、阿拉伯神话,美洲有玛雅神话、阿滋达克神话、非洲有埃及神话,作为人类文明最为兴盛的地区,欧洲自然也有相适应的神话传说,最主要的就是北欧神话和希腊神话。

       北欧神话和希腊神话为欧洲古代主体的两大神话,构成了绚丽多彩的古代欧洲文化,同时也对古今欧洲各国以致全世界人们的生活有着重大影响,然而不少人都会将这两大神话体系混淆,主要因为希腊神话描述地区主要为古代经济文化交流中心爱琴海,希腊海洋文化兴盛,其遗留下来的经典文献对世界文化影响重大,特别是对中世纪时期开始于意大利的文艺复兴有着不可取代的推进作用,因此被认作西方文化的源头。相比之下北欧神话起源于欧洲的角落冰岛及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为日尔曼人的支族斯堪的纳维亚人所传诵,由于一直没有具体的经典,未能为人们所广泛流传。直到公元1643年才被发现,由冰岛已不可考名的诗人(一说是塞蒙德)在公元9世纪时期形成的经典《爱达经》,又被称为《韵文爱达》或《旧爱达》,此外还有公元14世纪的冰岛学者史诺里(Snorri Sturluson)在《旧爱达》的基础上加以编撰,现在被称为《散文爱达》的《新爱达》,在世界上就只有这两部经典记载着远古流传的北欧神话(edda 的语意是“知识”和“伟大的母亲”),因此北欧神话又有“为遗忘的神话”之称。

       鉴于以上原因,人们一般都以希腊神话(包括罗马神话)为欧洲神话文化的主轴,而忽略了北欧神话的存在,或误以北欧神话作为希腊神话的旁支,而忽视了北欧神话对世界文化的影响,在此我将简单对北欧神话和希腊神话的差异作一个比较,以再次提起这“被遗忘的神话”。

神话的世界构成


       首先来看看世界起源:在希腊神话中描述的世界起源,是在世界诞生之初,只有“混沌”卡俄斯(Chaos),“黑暗”厄瑞波斯(Erebus)和“黑夜”倪克斯(Night)是“混沌”之子,之后,“黑暗”和“黑夜”生下“爱”,由“爱”产生了“光明”艾忒耳(Light)和“白昼”赫墨拉(Aurora),之后“大地”盖亚(Gaea)凭借这自身的神力,产生了“天空”乌拉诺斯(Uranus),“天空”和“大地”结合产生了十二泰坦神(Titans),他们就是神的始祖。由以上描述可以看到希腊神话世界形成的一个方向:世界之初是混沌和黑暗,而光明与爱最终打破黑暗而出现。再来看看北欧神话中的世界起源:在太古之初,世界上没有天空没有大地,只有无底的深渊金恩加鸿沟(Ginnugagap),在深渊的北方,有着冰冷的死人之国尼夫海姆(Niflheim),在深渊的南方,有着炽热的“火之乡”穆斯佩尔海姆(Muspelheim),由火炎巨人苏特(Surt)看守着。鸿沟里水蒸气汇聚成水珠,诞生了世界上的巨人之祖伊米尔(Ymir)和一头巨大的母牛欧多姆拉(Audhumbla),伊米尔靠吸取母牛的奶汁维生,而母牛则靠添食冰川上的盐分维生。慢慢母牛添食冰川时添出强壮的男人,这就是神之祖布利(Buri),伊米尔和布利进行了一场大战,巨人和神的战争就这样开始了,后来布利被伊米尔所杀,但是布利的儿子布尔(Bor)所生的三个儿子奥丁(Odin)、威尔(Vili)和唯(Vi)将伊米尔杀掉,为布利报了仇,伊米尔的鲜血形成洪流淹没了整个世界,巨人的后代只有贝格尔米尔(Bergelmir)和他的妻子逃到世界的彼岸得救,他们在世界彼岸建立巨人国度约旦海姆(Jotunheim),发誓永世与神族为敌。奥丁三神将伊米尔的身体肢解,分别做成了大地、山脉、河流、树木,又任命4个力量强壮的侏儒在四个方向支撑着天和地,然后在火之乡采取火星做成太阳和月亮,最后用伊米尔的眉毛做成围墙来作为世界中庭(Midgard)与火之乡、死人之国的分界线,而伊米尔的灵魂,则被埋藏在贯穿整个宇宙的世界之树尤加得拉希(Yggdrasil)底下,至此,世界之初形成。
 
      北欧神话的世界创造相比较希腊神话起来,充满了争斗和黑暗,正一个创造过程,就是在战争之中形成,在太古之初的虚无,到神与巨人的战争,在神族获胜后再用战败的巨人的尸体来创造新的世界,是一种残酷和现实的开端,而希腊神话则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浪漫色彩,将自然和思维拟人化,最终表现光明和美丽。

北欧神话北欧神话



       再来看看世界的构造:希腊神话中的世界存在于一个椭圆形的宇宙中,世界分五大块,人类生存和生活的大地、神秘未知的大海、大海的尽头黑暗混沌的冥界、奥林匹斯山上居住着天神的天界、埋藏着蠢蠢欲动的巨人的地底。天界、海界、冥界分别由奥林匹斯三大主神宙斯、波塞东和哈迪斯所管理,陆地则由三位神共同管理,地底的巨人则永远被压在大地之下。充分突出了奥林匹斯神对世界主权的主导地位。反观北欧神话:整个宇宙由世界之树尤加得拉希为主轴支撑,大树最顶部是阿萨神族(Aesir)所居住的诸神国度(Asgard)和华尼尔神族(Vanir)所居住的华纳海姆(Vanaheim)和精灵居住的精灵之乡,在世界之树中间分布着人类居住的世界中庭、巨人国度、侏儒之乡,在世界之树底部的是冰冻的死人之国,金恩加鸿沟和另一端火炎巨人居住的火之乡,整个北欧神话就是由九个国度组成,神族并非如希腊神话那样掌管整个世界,而是要随时面对巨人国度的山巨人、火之乡的火巨人和死人国度的冰巨人的威胁,由这样的世界构成的北欧神话,必然是在战争中开始,穿梭于战争之间,最后于战争中结束。希腊神话的世界充满着无限的未知,鼓励着人们外出冒险、征服,北欧神话的世界则完全包容一切,充满着对抗与斗争。

神话中的众神及神性


       神族是神话中占主导地位的一族,神族的兴衰、地位高低决定着神话的创造性、扩展性和现实性的不同。

       首先来看看主神族和其他神族的关系:在希腊神话中主要提到的神族分别是太古时期,创造了黄金时代和白银时代人类的泰坦神族,另一族就是主神族,创造了青铜时代和英雄时代人类的奥林匹斯神族。泰坦神族和奥林匹斯神族的关系,简单地说就是两代神替换的关系,世界形成之初,“天空”乌拉诺斯生下了泰坦神族之首克罗诺斯,在克罗诺斯统领下形成了第一代的神族,克罗诺斯在“大地”盖亚的帮助下杀死了乌拉诺斯,但是乌拉诺斯预言克罗诺斯也将会被他的儿子所杀。此后克罗诺斯与瑞亚生下宙斯,最终克罗诺斯被宙斯所杀,以宙斯为首形成了第二代神族--奥林匹斯神族,泰坦神族中大部分被奥林匹斯神族埋藏于地底,只有如普罗米修斯、忒提斯、厄俄斯等少数投向奥林匹斯神族的被留下来。可以说,希腊的两派神族是一种纵向的继承关系,新的势力取代了旧的势力,并吸收旧势力的精华,来巩固其全新的,独一无二的统治。在北欧神话中则不同。北欧神话中主要提及的神族分别是主神族的阿萨神族和与阿萨神族相对应的华尼尔神族,两个神族是同时存在的,并且相互间也有往来和争斗。在两族经历过一场浩大的战斗后,决定交换人质以达和好,于是华尼尔神族则将神族中的骨干夫雷(Frey)、芙蕾雅(Freya)和他们的父亲尼尔德(Njord)交给阿萨神族,阿萨神族则将神族中最具智慧的巨人密密尔(Mimir)和神族之长霍尼尔(Honir)送往华尼尔神族,开始双方都乐意接受,后来华尼尔神族发觉霍尼尔并不具备神族之长的智慧,于是将密密尔杀掉,把头送回阿萨神族,奥丁将密密尔复活,此后密密尔的智慧为奥丁所用。而送去阿萨神族的三位神则得到重用,夫雷成为精灵乡之主,芙蕾雅成为美神,尼尔德则成为海神。由此可见,北欧神话的神族关系是横向的对立,两族神是共存的,一般这是因为斯堪的纳维亚游牧部落众多,缺乏父亡子承的规则,没有以下犯上的习惯,部落间的争斗频繁,并无主体为首的部落,而希腊思想、文化昌盛,具有完备的规则,故此出现了两大神话中神族关系的差异。

       跟着来看神族中主神的权利和地位。希腊神话中的主神是“众神之父”宙斯,神话中对宙斯的描述是:一位全能的神,人与神之父,宇宙万物都要听从他的意志,手执百手巨人在对泰坦神战争时所赠的霹雳,具有无穷的力量和智慧。宙斯曾对众神这样自诩:“你们这些神来试试,就会清楚。你们把一根黄金的索子从天神吊下去,你们全体天神和女神抓住索子,可是你们不能把最高的主谋神从天上拖到地上,尽管你们费尽力气,在我有心想往上面拉起来的时候,我会把你们连同大地、大海一起拖上来”①。可见宙斯的力量和智慧是远超其他神祗,即使世上众神合力也远未达宙斯力量的分毫,宙斯的存在是一种绝对权威的存在,正是希腊人这种君王至上的主义形成了宙斯这样一个拥有无限权威的主神。现在来看看北欧主神奥丁。奥丁在神话中被刻画成一位独目白发老人,是一种具有远见的尊者的形象,奥丁并非无所不能,奥丁无法帮农夫向巨人找回孩子,也无法制止洛奇的恶作剧,更无法阻止诸神的灭亡。比较起来,不但是主神族的地位,主神的地位上希腊神话也不北欧神话更崇高。究其原因,由于希腊处于便于与四周交流的爱琴海,海洋文化发达,与东部小亚细亚、南部古国埃及,西部西西里地区,北部善战的色雷斯人交流频繁,因此中央集权也相对发达;而冰岛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日尔曼人则长期处于游牧阶段,中央集权发展也相对缓慢,故此主神族的地位也相对低微。
 
      接着来看看内部诸神的比较。首先是除主神之外,在神话中表现最受人尊敬的神祗,在希腊中人们最崇拜的是智慧女神、手工艺之神、女战神雅典娜,在众多英雄传说中,如珀尔修斯、阿尔戈号、奥德赛等,英雄们都是受雅典娜的保佑而获得成功和荣耀,卫城的帕特农神庙(雅典娜神庙)也是世界闻名的建筑,希腊的首都雅典也是以雅典娜的名字命名。而在北欧中最受尊崇的神祗是雷神托尔,托尔手执侏儒所赠的雷神之槌,终日外出与巨人战斗,是最具勇武的神祗。相比较之下,希腊人信奉的雅典娜是充满智慧,常常以其伟大的神力来帮助人类,为人类取得荣耀,而北欧人信奉的雷神托尔则是正直刚勇,赐予人类战斗的勇气和力量,令人们在战争中取得胜利。由于希腊文化昌盛,勇武的战神阿瑞斯并不受希腊人尊崇,而尊崇智慧的女神雅典娜和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相反北欧人终日过着狩猎、迁徙和战斗的生活,需要的是强大的求生力量,需要信奉力量强大的托尔,即使是美神芙蕾雅也免不了混入战争之中,成为女武神瓦尔基利之首。而从希腊人信奉女神雅典娜可以看出智慧和知识也相对地更受人们尊重。再来看看神族中的邪恶之神,希腊众神中并没有绝对定义的邪恶之神,要论邪神最多只能扯上纠纷女神厄里斯或冥王哈迪斯,然而厄里斯也只是在宙斯手下办事,哈迪斯也只是忠于冥界的职务,并未能称上邪神(这一点比较像印度的破坏神湿婆);而北欧中的邪神称号则无可非议地属于洛奇。洛奇原本并非神祗,而是属巨人一族,因为与奥丁交往深厚而被纳入阿萨神族之中,洛奇之所以成为邪神,是因为他那诸多的恶作剧,洛奇也可以称为阿萨神族中最具智慧的神,不过他的智慧与奥丁的智慧不同,奥丁的智慧是一种远大的目光,洞悉天上地下一切的智慧,洛奇的智慧则偏向于瞬间的反应、不顾后果的小聪明,因此洛奇也常常被自己的恶作剧所害,但也能凭着自己的智慧而获救。邪神洛奇最邪恶的两件事就是教唆黑暗之神荷尔德(Hondr)刺死光明之神巴尔德(Baldr)和带领自己三个恐怖的孩子参与“诸神之黄昏”(Ragnaroek)。然而作为邪神的洛奇并不为北欧人所厌恶,反而在北欧神话中占用了大量笔墨来描写洛奇,正直地描写神祗的背叛,神祗的毁灭,表明北欧神话中更大的现实性;同时北欧神话中非常细致地描绘洛奇与奥丁的友情和洛奇的智慧,并且以渔猎为生的北欧人将生活中最重要的打渔工具渔网的发明归于洛奇,与奥丁发明rune文字并举,洛奇与奥丁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创造与发明的文化英雄,更好的体现出邪神洛奇-主神奥丁的正邪二神一体性②。

       最后来看看诸神内部的神祗间的关系。北欧神话中,众神内部并无太大争斗,整个神话贯穿着神与巨人之争,众神面临着巨人随时来犯,内部相对团结,能引起纷争的只有洛奇的恶作剧;反观希腊神话中神族内部的纷争是比较激烈的,火神与战神之争、雅典娜和波塞东争夺雅典城等等,最激烈的争斗就是特洛伊之战;完全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巨人、泰坦神族等不能对其构成威胁,在消除外部威胁的情况下,内部的纷争自然相对激烈,从神祗的内部争斗情况可以看出整个神话的世界,是处于相对战乱状态还是处于相对和平状态。北欧神话中,洛奇与众神关系的变化是贯穿整个神话的一条隐线,洛奇与众神的关系的改变是引发诸神之黄昏的导火线。洛奇是神族中的巨人,与奥丁交往深厚,一直被尊作神祗对待,在早期洛奇和神祗的关系是相对和平友好的,后期洛奇不断制造纷争,众神终于忍无可忍对他进行永罚,由此使诸神之黄昏中洛奇重回了巨人的行列,可以说,由于神族内部的分裂而加速了神族的毁灭。

       为什么说北欧神话比希腊神话更现实?希腊神话中的诸神是从来不会遭遇衰老和灭亡的悲哀,而北欧神话中的诸神则要随时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在洛奇盗走黄金苹果的故事中,诸神因为失去了黄金苹果和青春女神伊都娜(Iduna),一天比一天衰老,诸神的青春来自于黄金苹果,黄金苹果能令一切生物恢复青春,诸神在感觉身体衰老时就要去向青春女神伊都娜索取黄金苹果,黄金苹果一旦失去,则会面临衰老的命运,可见,这与希腊中“不死的神明,有死的凡人”③是有着巨大差别。而北欧神话最波澜壮阔的一幕并不是创世纪,也不是诸神镇压巨人,而是“诸神之黄昏”,诸神之黄昏描写一代神祗的毁灭,神和巨人的终焉之战,最终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神和他们创造的世界共同毁灭。这不但在希腊神话中,在其他地区的神话中也是很难想像的。 
 

从神话中的英雄传说


       提及到对人类的描写,基础于神话中各自的英雄传说,而神话中的英雄传说,可以说是一种描写“君主的历史”,英雄是神和人的后代,介于神和人之间的半神,是统治一方的君王,在古代人中,人类的历史就是君王的历史,因此对人类英雄的描写极尽笔墨,君神一体化是古代神话的特色④。

       希腊神话中的英雄传说是世界闻名的,奥德修斯、伊阿宋等英雄家喻户晓,北欧神话中的英雄传说则不太为人所知,不过也有非常著名的,如德国歌剧《尼伯龙根指环》则是改编自北欧的英雄传说《佛尔颂传说(Volsunga Saga)》。

       首先来对两大神话的英雄传说来作一下比较。希腊的英雄传说简单划分包括了三个体系:战争、冒险和文化,其中以冒险为主体,阿尔戈号探险队、奥德赛、赫拉克勒斯的命运等,都是描写英雄们的冒险旅程,其中以阿尔戈号探险队的描写最为波澜壮阔。希腊神话描写的英雄渴望外出冒险、征服,开辟出新的世界和建功立业,而英雄们的冒险之中,既有凭自身主观意愿而掌握的事,更多是某位或多位神祗在背后操控,或眷顾或试炼,尽管人们渴求寻找新的世界,却永远无法逃离众神的金精火眼。表现出古代希腊既鼓励人们冒险创新,却又要将人们限制在君王专制的框框里的矛盾。再来看北欧的英雄传说,北欧英雄传说与其对神的描写一样,充满这悲哀与不幸,无论是《佛尔颂传说》,还是《名匠复仇记》,英雄们都是在一片复仇的悲惨人生中度过,为了自己和所爱的人,他们都被迫提起自己的剑,或运用自己的智慧,对令自己遭到不幸的敌人进行报复;神祗在英雄传说中并不起主导作用,英雄们的意志胜于一切,甚至能够将神祗毁灭⑤。相比之于希腊神话中鼓励人们为了功名和求知去战斗,北欧神话更鼓励人们为了生存和生活去战斗。

       希腊的英雄传说中神主宰着英雄们的历程,无论是珀尔修斯、阿尔戈英雄们、奥德修斯等等,都是在神的引导下,受着神的祝福或是阻挠,最终完成其冒险历程,即使描写入特洛伊战争,也可以说是一场神的战争。在北欧神话中,神对英雄的影响远不如希腊,齐格菲、维兰德等,都凭着自己强韧的意志完成自己的复仇和冒险。希腊神话更多表现出神的意志,而北欧神话中更多地表现出人的意志。

       在神与人的关系中两地有着明显的区别,希腊-爱琴海处于亚洲、欧洲、非洲交界,是艺术文化中心,在建筑、工具制造、艺术品上都具有极高水平,人们对神祗表示尊重、祈求神祗眷顾的方式是建造神庙、膜拜神像,以此来讨得神祗的欢心,人们对神祗参拜越真诚,献祭越丰盛,则表面他们对神越诚恳,越能得到神祗的保佑,如果忘却对神祗的祭祀,则是对神的冒渎,会遭到神的惩罚或神兽的袭击⑥,故此希腊神庙众多,其中以雅典祭祀雅典娜的帕特农神庙最为闻名。在北欧,并没有如希腊般昌盛的艺术文化,人们过着居无定所的游牧生活,不可能建造神庙或神像之类的进行参拜,而悲壮的北欧神话是于战争中诞生、于战争中度过、于战争中灭亡,因此人们对神表示虔诚的方法就是战斗,在战争中祈祷,将胜利献给神以求得神祗的庇护。

神话中的异种族形象


       除了神族和人类外,神话中一个不可忽略的要素就是异种族,所谓的异种族包括了神、人以外的、具有超生物力量的生物,最常出现的就是神的敌人巨人。

       首先来看看希腊神话中的异种族。希腊神话中异种族中有巨人,这方面有很多形态、思想不同的代表,如力托天体的巨人阿特拉斯、为宙斯打造霹雳的百手巨人库克罗普、被赫耳墨斯所杀的白眼巨人阿尔戈斯、《奥德赛》中的吃人族独眼巨人波吕菲摩斯等等,通常的巨人是神的敌人,在神族战争中被打败的泰坦神族就曾经联合地上的巨人冲杀至奥林匹斯山上企图颠覆奥林匹斯神族的政权,然而,以宙斯为首的奥林匹斯神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神族联同人类的代表赫拉克勒斯轻易地共同镇压了这次巨人的叛乱,巨人全军覆没,而神族则毫发无伤,希腊神话通过巨人的强大更进一步地突出了神的权威不可动摇。希腊神话中另外的异种族是没有自身意识界于神与人之间的怪物,或是一些被神抛弃的人,就如蛇发魔女哥尔贡、美女头鸟身的塞壬等,这些异种族往上达不到与神对抗的境界,向下又远远超越人类的力量,在神话中,多半是用以衬托半神的人类英雄的英勇,正如巨人的存在一样,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巩固人神一体化的半神英雄在人们心目中的统治地位。
 
      跟着来看北欧神话中的异种族。北欧神话的异种族的地位与希腊神话完全不同,北欧神话中主要的异种族也是巨人,不过巨人并非为衬托神的统治地位而存在,而是为毁灭神的统治而存在。早在创世之前就已有火之乡的火炎巨人和死人之国的冰冻巨人存在,而整个人类世界,也是由巨人的骨骼遗骸所组成,巨人拥有超越神的力量,巨人拥有毁灭神的力量,诸神为了防止遭到毁灭,为了防止“诸神之黄昏”的到来,不得不不断寻找英勇的人类英灵来守卫他们,不得不不断地外出于巨人战斗,北欧巨人对于神,就如其他未知种族对于北欧人的威胁一样,北欧人随时要面对来自未知的强大外族的入侵,神也要随时面对巨人的来犯,这与希腊神话中神祗的力量远超巨人是截然相反。北欧神话中经常出现的其他异种族还有侏儒和精灵,精灵是一种善良的安分守己的生物,能够于神、与人和睦地相处,神族中的夫雷就是精灵之乡之主,在芙蕾雅外出寻夫时精灵也给予帮助;侏儒则和精灵不同,是一种矮小丑陋的生物,他们没有巨人那样的力量,并且只能住在阴暗的地底和树洞里,不能看灿烂的阳光,但是他们具有最灵巧的手艺,诸神之中大量的宝物,包括雷神托尔与巨人对抗的强大武器雷神之槌也是由侏儒所造。可以说,神祗没有侏儒的手工艺帮忙,是无法与巨人对抗。

       北欧神话中众神不但在力量上无法与巨人相比,在智慧上也完全输给巨人,托尔能够令侏儒中的“全知者”变成石头,然而却无法逃出巨人所设的圈套:“在众神面前,如果我是你,将不会提起那东方之行;在手套的大拇指里,你胆怯了,托尔,你忘了自己还是一位神祗”⑦,最具力量的神祗托尔和最具智慧的神祗洛奇都被巨人戏弄得无所适从。

       当然,神族除了与巨人对抗外,也有与巨人交流,希腊中就有巨人为宙斯打造武器,听从赫拉的命令,也有巨人就是神的后裔,在北欧也经常出现神族和巨人的通婚,从某个层面上说,神族就是放映当地的人类,巨人就是反应该地区以外的各个种族,希腊人有和塞浦路斯人、色雷斯人交战,也有和他们通商、交往,北欧人也同样。

神话对欧洲文化的影响


       由希腊神话所反映的文化丰富璀璨,建筑艺术方面有底比斯城(一译忒拜)、特洛伊城远近闻名,在克里特岛上的奇特建筑在神话中更被描绘成克里特迷宫⑧;在人文艺术方面,产生了希腊古代哲学,而古希腊罗马的五大诗人⑨在文学方面所发放的异彩更是流芳百世;在英雄传说中记载代达罗斯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是古希腊人们艺术创造的总体反映。而神祗中更有手工艺之神雅典娜、锻造之神赫菲斯托斯、音乐之神阿波罗等等,可以从希腊神话中反映出古代希腊-罗马文化艺术的昌盛。希腊神话所反映的文化对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其包含的哲学思想启导了中世纪人们的改革,其追求探索的冒险精神引领人们开辟新的道路,古希腊灿烂的文化艺术是世界上一块不可磨灭的瑰宝。在北欧神话中对于艺术文化的反映则相对较少,北欧神话更多是反映在战争艺术上,歌剧《尼伯龙根指环》中的英雄屠龙为人们津津乐道,诸神之黄昏更是文学史上最悲壮的战争,北欧神话中,独行者之神奥丁为寻求更高的智慧将自己倒吊于世界之树上九日九夜,他所倡导的坚韧不拔的独行者精神是日尔曼民族精神的精粹;传说中奥丁所发现的rune文字包容着各种深刻的人生意味,德国生产的奔驰汽车就是使用rune文字作标志;北欧神话对人们的日常生活也有一定影响,如东、南、西、北的英文名称则是神话中四个顶天立地的侏儒,而周二至周五的英文则是以北欧四位神祗的名字命名⑩。 

       希腊神话和北欧神话在神性、神权方面差异较大,希腊神话中不死的诸神主宰天上地下甚至冥界的一切,权利至高无上,没有任何能与之对抗的力量。而北欧神话诸神则要时刻面临与凡人一样的衰老、死亡,还有来自巨人的威胁,即使像光之神巴尔特被刺死后落入冥界,众神也无法令他复活。在神的地位上,希腊神话远超北欧神话。在希腊的英雄传说中,神与人紧密结合,人的冒险、战争不能脱离神的意志英雄一方面探求未知的新世界,一方面又要在神的指引下完成他们的旅程。在北欧的英雄传说中,英雄的冒险凭借于自身的能动性,在沉重的复仇阴影下完成自身的冒险。异种族的地位在两大体系神话中正如神的地位差异一样,有着极大差别,在希腊神话中的异种族,如绿叶般为衬托神与英雄的权力而存在;而在北欧神话中,由于神的地位下降,异种族的地位与神等同甚至超越于神,成为贯穿整个神话的一个不可缺少的重要存在。

       概之,希腊神话和北欧神话,作为两个地区的不同文化的反映,有着各种各样的差异,在我们眼里看来,神话的本质是一样的,从不同神话的差异可以观察出不同地区的民族特性的差异,该民族是好战还是友好,是专制还是民主,是团结一致还是一盘散沙,他们与外界的交流情况如何,作为对真实历史的一面镜子,可以从这面镜子放射的影像中看到更深层的内涵。古代没有现代意义上的“物质”、“人格”,只有“神质”和“神格”,如果忽视神话对历史的作用,或将各地神话都混为一谈,这无疑是对历史一种形而上学的研究,因此,对于古代人们的研究,清楚分析各地神话的差异是必不可少的。

分享:
标签: 希腊神话 北欧神话 | 收藏
参考资料:
[1] 资料来源 百度文库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